橘子酱-marmalade

慎戳!!!
图渣到爆,人体渣,字丑……不会画画的一条咸鱼……
凑合着看吧……
(话说我不更文又在干什么……

[ 未生勿能死] Part2





"利威尔?!"

眼前的男人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平而直的细眉微微皱起,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在极深的黑眼圈上显得有些颓废。似乎是心情不好的原故,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恶寒,连韩吉手中的烛焰散发出的暖黄色的光都无法使他看起来温和一些。

听到两人的惊呼后,男人极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向艾伦瞥了一眼。

两人对上视线的那一瞬间,艾伦像是遇上了一个霹雳,整个人都震了一下。就是他!就是这个眼神!

"哇哦~看看看看,我们的利威尔大人居然也来了呢~"

韩吉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身旁少年的异样,对着满脸写着"是人勿近"的利威尔调侃道。

不过还好,除了感觉这里更冷了以外,并没有发生什么。

正当艾伦为韩吉的大大咧咧担心时,突然一道视线打过来,艾伦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他他他他他看过来了!!!

艾伦想逃避那道令人脊背发凉咬住不放的目光,可是过了许久对方都没有移开视线的念头。而且,男人似乎还在津津有味地上下打量着他。

艾伦拼命地向韩吉打眼色求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了无数次,却也只换回了韩吉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

"喂,小鬼。"

"唔啊……是!"

不知为何,艾伦听到利威尔低沉的声音下意识的就立正敬礼,像是一个挨长官批的新兵,头扬得很高,目光却一直左右飘动,不肯与对面的男人对视。

"你是新来的?"

"呃……是!"

"我的名字,谁告诉你的?"

唉?艾伦愣住了。他不知道我是谁?那我每天梦中出现的那个男人是谁?全都是梦吗?

[全部都是梦吗]

艾伦的脸上扫过一层失望。

"呃……是,是韩吉桑告诉我的。"

"哦。"

"那个……"

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向韩吉说了些什么就消失在了黑暗中,留下艾伦呆立在原地。

"终究还是是梦啊……"

"嗯?艾伦酱你说什么?"

"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去迎新晚会。"


……


走在华美木门后的大厅里,艾伦恨不得把眼睛变成照相机,把眼前的一切全都拍下来:宽敞的大厅两旁立着数座姿态各异的人物雕塑,有着绚丽彩色玻璃的哥特式玫瑰窗下是连续的一长排壁画。雕塑壁画上的人不是想象中的神话人物,而是一个个穿着黑色斗篷的死神形象,都或捧着或举着一个人类的头骨。相同的是,他们的脸都朝向一个东西一一巨大的石刻镰刀。其上的缠绕着绽放的蔷薇,两者搭配起来竟有种震撼之美。

顺着镰刀向上看去,艾伦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头顶上竟有无数个或大或小的齿轮,像是手表内部的结构,在缓慢转动。

"艾伦酱你看得眼都直了欸,有那么壮观吗?"

艾伦看着一脸爽朗的韩吉,露出了一个足以杀死吸血鬼的闪亮的笑容:"当然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地方!"

"艾伦酱你……"

"怎么了吗?"还不自知的艾伦又发了两个大招【歪头杀】+【嘟嘴】,直接给了Lv60的韩吉一记暴击。

"……"

"唉?!韩吉桑你怎么流鼻血了?!"

可爱到犯规啊啊!!!

……

"嗯,艾伦酱来的有点晚了,所以大部分和你一样的新晋死神都已经找到各自的搭档了哦。现在貌似只剩利威尔那个几百年都没有搭档的家伙了哦……"韩吉鼻子里塞着纸团扶着眼镜这样说到。

"这样啊……那,利威尔也可以的。"

"你放心啦,我也会帮你找的……什么?!"

"利威尔也可以啊。"艾伦表示很不理解韩吉的惊讶。

"呃……艾伦酱你……他……"敢请他做搭档的人艾伦你绝对是第一个啊。

"嗯?"

"没,没什么。那……走吧?"那么恐怖的事情,不愧是艾伦啊……

"嗯!"

所以说你为什么还那么高兴啊?!!!



TBC


每个新晋死神都会找一位前辈做搭档哦。至于艾伦会不会请求成功嘛……嘿嘿嘿🌝


利艾同人[未生勿能死] Part1



【2016年-伦敦】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

临近圣诞节的伦敦此时节日气氛十分浓郁,个个商铺的橱窗里摆着各种缤纷绚丽的装饰品,行人漫行在灯火阑珊的繁华街道上,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与快乐。悠扬的圣诞颂歌从细密的洁白中传来,竟是多了一种处在十九世纪的错觉。

在这样甜腻的气氛下,天桥上的少年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大雪中,少年仅仅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让人看着就浑身发抖。可是那少年却像没事人一样定在天桥扶手边,无神的一双绿瞳望着桥下的车水马龙。

仔细看去,那少年长得还挺清秀。只是那没有焦距的,连桥下如此灯火通明都无法照亮的一双眼睛,让少年看起来异常诡异。就像是……

像是死人一样。

但是,似乎是注意到了行人投过去的担忧目光,少年细密的长睫毛颤了颤,往后退了一步。接着……

他竟然一翻身从天桥上跳了下去!

雪,还是纷纷扬扬地下着,一直未曾改变。

……


"艾伦·耶格尔,2001年3月30日出生,2016年12月3日死于失血过多。备注嘛……无!哟西,今天的最后一个,加班结束!来,艾伦酱,跟我走吧!"

一个穿着警服亦男亦女戴着眼镜一头鸡窝一脸淫笑大大咧咧的"人"对着艾伦一一准确来说是对着艾伦的灵魂这样说道。

"唉……唉?!我我我不是自杀了吗?!怎么会……难道说,你是死神?!"

艾伦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位"死神小姐",一双睁大的猫眼衬得本来就很好看的少年越发可爱。

"啊啊啊!!!!艾伦酱你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哦唔唔唔!我都想要犯罪了啊啊!!!"

"死神小姐"老脸一红直接就扑到了艾伦身上,又是揉又是扭的。快要窒息的艾伦一把推开身上的大型犬,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满脸彤红地瞪着眼前的眼镜。

"死神小姐"并没有计较太多,推了推眼镜,呲着一口白牙自我介绍着:"啊忘了说了,我是韩吉,一名死神。今天呢,是来接你去迎新晚会的。"

"啊?迎新晚会?"

"没错。所有自杀之人都要被遣为死神以示惩罚。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死神了。"

"唉?!!!!"

……


漆黑空旷的走廊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嗒、嗒"的回响着,一根根雕刻着精美图案的柱子朝后飞移着。长长的走廊中,唯一的光亮就是韩吉手中中世纪风格的烛台上的蓝色烛焰散出的幽幽的光,一扇扇木门显现在光中随即又隐去于黑暗中,前方无尽的黑暗似是要吞噬一切,艾伦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唔啊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自杀后竟然被这样一个怪人带走竟然还被告知自己变成了一名死神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啊利威尔桑救救我啊啊……

受了极大刺激的艾伦脑子完全报废,只剩下一串弹幕疯狂刷过。

"呐,艾伦酱。"

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艾伦吓了一跳。没错,是真的吓了一"跳"。

"唉~我有那么可怕吗?"让我好伤心哦。

"不不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事情,所以被吓到了……"艾伦虽然知道韩吉只是小小的抱怨一下,但还是立即解释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小小的烛焰微微跳动了一下,随着韩吉的瞳中闪过一道暗光。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想知道像艾伦酱这样可爱的男孩子为什么也会自杀呢?"

艾伦原本如绿宝石般闪耀的双眸瞬间黯淡了下来。两人沉默了许久。

啊啊,是不是问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韩吉看着低着头走路的艾伦,揉了揉自己本来就很杂乱的头发。

"嗯……不想说也没关系的哦,毕竟……啊,要到了。咦?"

艾伦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呼了一口气,听到了韩吉的惊呼正想确认发生了什么,猛的一抬头却看到了那个无比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身影一一

"利威尔?!"



TBC


啊……不会写啊……[抓狂]
有些设定可以看序哦(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利艾同人[未生勿能死]序 文笔渣慎戳

*现代
*两人皆为死神(参考黑执事中的死神,但是瞳色不是黄绿色,也不近视)的设定
*后期超温柔利
*几乎所有人都变成死神
*几乎正经不起来系列
*文笔渣
*更新慢到死系列
如果上面都能接受就戳吧-w-
以下正文







【856年-最终战役】

啊,我能感觉到你的手在颤抖,颤抖得厉害。一定很痛吧?

[利……威尔兵长]

[嗯。]

我听到了啊,所以说,很痛就不要勉强了啊。再这样下去……

我会心疼。

[呐,我死后,请……把我的东西……和我都……烧了好吗?]

[……]

说什么死,你怎么会死呢?说好了战役胜利后一起去看海的啊……你最想看的大海、日出,不是吗?

所以说,你不会死……是吗?

[利威……尔,我死后,你一定要……活下去……替我,去看……海]

活下去……吗?你不在,我还能算得上生者吗?

[艾伦。]

别睡。

求你了。别睡。

[嗯。]

就让我再叫几次你的名字吧。

[艾伦。]

[……]

不……别……

[艾伦……]

不……还不能……

[艾伦!!!]

果然……你……

还是食言了啊。像个小鬼一样。

[烧掉我和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我也是你的啊。




残垣之上,火光一片。




TBC

利艾短篇甜文[ooc慎入]

因为下雪了,所以写了这样一篇发糖的甜文。第一次发文,不喜轻喷喵~
以下正文









"醒了?"

"唔嗯……利威尔桑……早上好~"

坐在床上的男孩揉着眼睛对面前喝着咖啡的男人如是说到。由于艾伦坐起来的缘故,他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男孩光滑白皙的肌肤尽数落入了男人的眼。

利威尔皱了皱眉,起身走到了男孩面前,把被子向上拉了拉。男人宽厚的肩膀挡住了窗外洒进来的阳光,阴影中男孩的绿瞳却显得格外明亮,在利威尔的瞳中染上点点绿光。

"天冷,快把衣服穿上。"

男人毫无表情地说着这样的话,但他眼中那若隐若现的光芒却让此时的他显得十分温柔,面部线条也柔和了起来。

"哇!利威尔桑快看!外面下雪了耶!"

艾伦一看见窗外的景色瞬间就从床上蹿了下来,身上什么都没穿就趴到窗口兴奋地大叫。

一股寒气从男人身上散出。

啊啊,都说了先把衣服穿上了啊。

利威尔早就料到这样的情景,也没说什么,任由艾伦白花花的后背和长腿在自己眼前晃动。

大不了一会儿给他一个小小的惩罚也并无大碍。

利威尔靠在窗边托着下巴,看着他家小鬼这样考虑着。

艾伦这个一向粗神经的家伙一点儿也没察觉到自家恋人越来越深沉的眼神,瞪大眼睛看着窗外的初雪,还不时发出"哇"、"好漂亮"之类的感叹。

窗外,头顶上浅浅的蓝显得天是如此之高,一线雪白的云飘渺如一道浅溪直直流过去。地上,积雪已经有半尺高,或火红或灿黄的树叶点缀其间,温暖的阳光洒落其上,反映出的璀璨如同遍地晶莹,熠熠生辉。仔细一看,空气中还有细细的雪粒,洋洋洒洒地飘下来,宛如童话中的仙境。

十九年没见过几次晴天下雪的艾伦自然是兴奋得不得了,一双翠绿的猫眼瞪得大大的,平时总透着倔强的翠瞳闪闪发光,倒映在男孩眼中的雪景仿佛明月星辰,在清澈的碧波中荡漾。

[就算是再稀有的珠宝也比不过你的双眸。]

突然男孩转过头来,毫不掩饰地注视着自家恋人的眼。随即,冁然一笑。

"呐,利威尔桑,雪景美吗?"

"真美啊"

[再美也比不过盛满我的你的笑颜。]

到底是被男人不知在说雪景亦或是自己的话语所触动,还是被男人不多见的温柔浅笑所震撼,艾伦不得而知。但心脏漏跳一拍而导致的短暂窒息,是无法忽视的。

刻进灵魂深处的爱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艾伦深知这一点。

他缓缓闭上双眼,伸过头,将潮水般的爱意浓缩在他唇上的温度中,传递到那个值得他倾尽一生去爱的人唇上。

当肌肤相碰的那一瞬,时间也仿佛停下了脚步,仔细看一看这不带丝毫其他感情的,纯粹的吻。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吻才结束。

利威尔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艾伦的眼角,微扬的嘴角缓缓张开。

"早安,艾伦。你知道的。"

"嗯,利威尔桑,我也爱你。"



Fin